首页  »  人妻女友  »  【母狗是怎样操熟的】(18)【作者:k9ss】加载中加载中
【母狗是怎样操熟的】(18)【作者:k9ss】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内容可能含有裸聊、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,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,祝大家生活性福!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按照以下方法,记住本站永久域名!方便随时找到黄色网!避免走失!

网址格式:www.AV888+任意字母.com 例如:www.AV888a.com www.AV888b.com www.AV888c.com ...等等

字数:5167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           (18)  老郭打了一炮。衣服还没有脱,看着身下的淫娃,自言自语似的说:  「露露那骚逼,今天在公园被扒个精光,挺着奶子让W牵着走了大半个公园,听说白天在电影院还把浪穴掰开了,就像舒淇似的,给陌生男人看里面。就这么浪了,还看着含羞带怯的,跟雏儿似的。不知道老W怎么弄的。真过瘾!」  说罢看看身下媚眼如丝的丹丹,竟有些提不起兴致,就恼的扇了扇她的屁股,「腿给我并上。」  丹丹不怒反吃吃的笑,也并没把腿并上,反而也掰开了无毛的嫩穴,中指揉搓着小豆豆,「老爷,您看,丹丹也掰开了,给您看呢。都湿透了,您都多久没来了。丹丹好想您啊。」说着手下动作更快。老郭看着丹丹,脑子里想的全是露露那月光下的大白屁股,下面又有硬起来,一想那骚货,就硬,老郭有点恼怒自己在情欲上被控制,一怒而提枪入穴,丹丹里面已经湿滑透了,毫无障碍,露露那个穴还是处女,应该没这么松吧。  「给我夹紧点!」老郭上来就扇了丹丹一巴掌。丹丹咬着嘴唇,此时此刻四大皆空,那年夏天那个骄傲的和老郭谈条件耍脾气的大学生,似乎是上辈子的事情了。甚至不久前,她还和狐狸精斗智斗勇,现在,即使明明知道,老郭操着自己,脑子想的是别的女人,不过,也得曲意承欢,假装不知道。  「浪逼,只要有男人牵着,到处脱,光着屁股哪都敢去,奶子那么大了,还晃晃悠悠的挺着,就会勾男人,不让操,还掰着穴给男人看。跪着给人操屁眼,操屁眼!」郭局一边发恨的说,一边怒操丹丹,「狗操的货狗操的货!」说完,再发一射,把丹丹往沙发上一摔,看乳浪臀浪翻滚三翻。丹丹母兽般淫叫着。  「你一个养在闺房里的,怎么到不如外面的野货知道害臊。倒更像个母狗。」丹丹清楚地知道,这句话,才是老郭和自己说的。欲望满足,丹丹沉沉睡去。老郭一早醒过来,看看身边的大奶丫头,层峦叠嶂的躺在床上,抬起腿就走了。连句话也没留。  之后,果然如主人所说,我的遛狗场所又多了XX公园。电影院自然更不在话下。上个假期是在远离都市人群的调奴村,里面都是同好,而这个假期,主人左拥右抱,收了嘉嘉不说,闲暇之余,在市里很多地方,也把我露出了。而且,远远没有上一次那么费劲。我甚至连半推半就都说不上,就在很多公众场合脱了。  大四开学了。寝室里,老大搬出去了,丹丹退学了,老三不知道还是不是姘着那个土大款,像住旅店似的,偶尔回来一两宿,只剩下了共侍一夫的我和老幺嘉嘉。辅导员看我的目光越来越胶着,我有了上次的教训,没有十拿九稳,不敢轻易造次,只是积极的和辅导员暧昧着,有一天老幺看到辅导员给我去食堂打饭,还揶揄我,说我吃着锅里的看着碗里的,不知足。我看着她,自从有了主人这个男友之后,嘉嘉就像沐浴了阳光雨露的花蕾,恣意开放,完全不像先前那么小心翼翼,整个人似乎打开了一样,敞亮亮的,轻浮,骄傲,寰宇在我脚下。我也有过这种感觉,我很熟悉很谅解,那种有个还不错的男人看上了自己,似乎一下子自己就身价倍增了。不过,我很快在残酷打击下清醒了过来,靠着男人涨起来的身价,不过是虚幻的海市蜃楼,浪尖上的浪花,男人利用自己的地位财富像一个老练的蜘蛛,有条不紊的织张着巨网,等着捕猎虚荣的女人,套牢,吃干抹净。我像个入定的老僧,把嘉嘉看的底透,不仅如此,我还知道她所谓男友对她的真实评价和情感。嫉妒她吗?别逗了,你会嫉妒一个gay的假老婆吗?我的平静如水,似乎真的赢得了嘉嘉,那天她不无炫耀的和我说,她男朋友要请我们寝吃饭,但是因为她只和我关系好,且觉得别人不配去她男友家,所以,只邀请了我。我心里清楚,这是主人要对新目标下手了。老三?我突然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,任何变化都是机会,我要好好把握住这次机会!  我周六去了主人那里,家里似乎在装修,客厅里堆满了包装箱。主人似乎在楼上忙着什么。没有主人的允许,我是不能随便上楼的,我正要仔细看看包装箱上的说明,主人就下来了。  「哎,你过来了。已经放学了吗?」  「是啊,主人,」我放开纸壳,是一个好大的架子,「主人,我听嘉嘉说,您要请我们寝吃饭,是不是有什么动作啊。嘻嘻」  「呵呵,不愧跟了我这么久,狗鼻子真灵。我想你们寝老三了。那天匆匆见了一面,果然是个辛辣美女啊,我看不比丹丹差。」  「嗯,那是,三姐美的没话说,不过,主人,嘉嘉和我说,只想请我呢。」  「这个嘉嘉,真是给她三分颜色就要开染坊。」主人皱着眉头,满是不耐烦。看得出,主人对嘉嘉确实没有什么感情,对她这点小骄傲小任性都没有任何忍耐度。  「你去准备晚饭,冰箱里我买了鱼和小白菜,你看着做点吧。我们今晚在家吃。」  我不是那种千金小姐,在家里的时候也会做饭,所以,对付一顿家常饭,还是没问题的。不一会儿,鱼汤,清炒小白菜,就上桌了。  「呵呵,不错,清清淡淡看着就有胃口。」主人满意的笑了,看的出来他在我面前越来越放松,情绪,评价,脱口而出。少了那份开始高高在上的傲慢和步步为营的心机,嗯,也少了很多最吸引女孩儿的所谓成熟男人味儿。他在嘉嘉那里还是皎皎明月光,在我这里已经是果腹放瘾的白米饭了。女人在放纵情欲之后,会冷酷很多,参透很多。至少就我而言,对男人高大的幻想彻底破灭,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男女平权主义。主人那套调奴的理论,他自以为完美无缺,在我看来还是充满了男性的自以为是。我不会成为情欲的俘虏,永远都不会。SM对我来说不过是一个角色扮演游戏,我喜欢它,不过不会被它吞噬。  「给我说说你们老三吧。」主人喝了口汤,表示满意。  「嗯,怎么说呢。」我斟酌着,哪些话应该怎么说,话到口边留半句,「老三比较务实,家里应该很一般,肯定没有嘉嘉家条件好,所以,跟男人是要真金白银的。」  「你不是说她有一个老板吗?你知道多少。」  「嗯,我们还真不知道多少,反正,她是最早出去同居的。应该跟了他好久了。那个老板好舍得花钱给三姐。」  「呵呵。」主人嗤笑,我知道他是看不上这样追女人的男的,他也不是特别cheap那种要占女人便宜,只是他希望像个狮王一样,通过击败其他狮子自然吸引和征服女人,而不是花钱花时间。时间和钱应该花在同性的竞争上。  「嗯,我就知道这么多,三姐从开始就和我们不是一路的,她的事情,我知道的特别少。」  「想办法帮我问出来,她男人的一些信息。」主人沉吟了一会,下了命令终止了对话。  寂然饭毕。  我收拾碗筷,主人悠闲的坐在沙发上看球赛,落地灯点黄昏昏的亮着,气氛格外慵懒,我换了套厨娘裙,带着白色菲边的头巾,和日本AV里面夸张的厨娘裙一样,只有前面一片繁复华丽缀满蕾丝的白围裙,中间腰部有一条细细的丝带系在后腰,整个后面都露着,屁股大腿。主人这点很坚持,我一定要在家里穿衣服,哪怕就一丝儿布片呢,也得挡着点。我的奶子又大又沉,常年不带胸罩,有些垂坠,失去衣服的束缚,一走三晃,奶头硬硬的立着。我跪行至主人旁边,默然跪坐。  「过来给我口。」主人换了个舒适的姿势,大大的张开腿,也没看我,径直吩咐道。  我爬过去,用嘴把主人的那物从睡裤的尿口里叼出来,一股腥臊扑鼻而来,我用舌头开始清理龟头。主人舒服的呻吟了一声,用一只手掏出我的奶子把玩起来。  叮铃铃……电话突然刺耳的想起来,把我和主人都吓了一跳。主人明显不想接起,那电话到也执着,非常不耐烦的叮铃铃丁玲玲的持续响着。主人只好用另一只手接起电话:「嘉嘉,这么晚了,还没休息啊。」主人的声音在嘉嘉面前就是那种低沉熟男的调调,听不太出来情绪。有时候男人让你觉察不到情绪,也未必是因为他有多么城府深沉,可能只是你不是能调动起他情绪的人而已。所以啊,男人女人之间的爱情,很多时候是米兰昆德拉的不可承受之轻的误会。我一边在脑海里补描着嘉嘉撒娇卖痴的模样,一边默默的吞吐着主人的鸡巴。  「我这几天在收拾一个房间,下个周末请你和你的室友姐姐们好不好啊?我怎么会说话不算数呢。傻丫头。」主人皱着眉,不知道是不耐烦嘉嘉的故作天真,还是被我伺候的舒服了。  「嗯,我知道你和你们大姐关系不好,为什么不请二姐和三姐啊?」主人明知道二姐丹丹已经圈养成了奶奴,还是明知故问,「落一轮,不能落一人,要我说,除了实在不能来的,都请嘛。你马上就毕业了,你毕业就知道了,大学寝室里的感情是最珍贵的。走上社会很难有了。」  我听到这,差点没憋住,乐的把主人的东西吐出来。女人的友谊,哪朝哪代不是刀光剑影。  「嗯,好吧。我尊重你的意见。我这边还在等一个工作的电话,你早点休息。下周末我派车去接你们。」主人挂了电话,我口里的鸡巴始终不软不硬,看的出来他被嘉嘉搞的很没兴致。我心里幸灾乐祸,表面还是认认真真的给他吹。  「这个嘉嘉真以为自己是东宫吗?摆什么正室的架子!哼,没眼色的女人最蠢!好了,不弄了,被她搞的没兴致!」主人拍拍我的脸颊,让我把鸡巴吐出来。  「主人,」我察言观色的看着他,小心翼翼的问,「主人既然不喜欢嘉嘉,那为什么当初要找她呢?或者换一个?」  「每个角色自有它的用途。又不是母狗和老婆,基本条件达标就可以。」主人倒没怪我话多,「每个角色也应该守自己的本分!」  用途。呵呵,果然是无利不起早的男人。  一周很快过去,主人那辆宝马如约而至。我在穿着上着实费了一番心思,在嘉嘉面前不能轻易走光,又不能坏主人定给我的规矩,我选了一条豆绿色的及膝百褶裙,松紧腰侧面改了拉链。上衣是白色的棉布衬衫,因为布料织的密实,很挺阔,看不出没穿胸罩的大胸轮廓和偶尔的激凸。脚下穿的是平底的布鞋,尽量减少走路的震颤。我淑女的小步和嘉嘉并排走着。嘉嘉穿了见明黄的连衣裙,堪堪露着大半截细细的美腿,还穿了一个俏皮的韩版小高跟,B杯的胸被胸罩控制的定定的,薄薄的后背,细细的胳膊和腰身,青春少女无敌张扬。  主人的车到了。嘉嘉一副女主人的样子,殷勤的帮我拉车门,上了车,她一路又是和司机装熟搭话,又是一个劲儿问我热不热,聒噪的像夏天的蝉。殊不知,我和司机才是老相识,我们只作不识,我紧紧闭起嘴巴,司机礼貌性的回复她之外也并不多言。在嘉嘉的气氛调解下,这一路真是无比的漫长。  终于到了,我和嘉嘉一起走过草木茂密的玻璃花园,这里每一个角落我都无比的熟悉,每棵草木树下都有我的体液粪尿。我突然发现,我几乎是第一次衣冠楚楚的走在这条路上。我们登堂入室,主人正在等着我们。  「我刚还想,这会应该到了。路上热吗?」主人得体的表示着对女友的关心。嘉嘉低头换鞋的功夫,主人绕道我身后去锁门,迅雷不及掩耳的探了一下我的群底,一下摸着了逼,满意的扬了扬嘴角。  「你二姐还没来过我家,我带你们去参观一下,我们再吃晚饭,好不好?」主人的绅士风度是无可挑剔的,在我听来也无比讽刺。  主人引着我们上了二楼,我很少上去,上面一共两个房间,一个洗手间,一个储物间。大大的那个房间三面环窗,是主人房,里面陈设简单,大到暧昧的一张床铺,我注意到,嘉嘉脸红了一下。我突然妒火中烧,我没在这张床上睡过。另一个似乎是婴儿房的样子,小的多,外面栏着一个一米高的木栅栏,里面一个超大的红色狗窝,大的足以睡一个人,旁边都是一些狗的玩具,磨牙骨头,飞碟,项圈,小皮球。  「大叔,你还养狗吗?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?」嘉嘉表情夸张的叫唤着。我觉得差个7,8岁就管男朋友叫大叔特别的做作轻浮。只有无知女孩还以为天真可爱,我知道W是最烦这套的,他还没老到需要宠溺小女生来怀念青春的地步。我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嘉嘉射向W的爱情之箭纷纷射偏。  「是啊,我养的是大狗,我喜欢大狗,忠诚通人性。这是狗住的屋。」主人一边说,一边毫不避讳的盯着我。「嘉嘉,你看,我也没给你们拿饮料,你们一路过来肯定渴了。下面冰箱里我冰了一些果汁,你去取来。」嘉嘉自然不会放过做女主人招待客人的机会,领旨下楼。  「这就是你的屋,喜欢吗?」主人马上欺上身来,掀开我的裙子,揉搓着我的屁股,「还想要什么家什,告诉主人,这就是你以后打种配狗的地方。以后你和配的公狗一起住这,能住下吗?呵呵,打扮的这么淑女,还不是内裤都不敢穿。母狗就是母狗。」  我一句话也没说。嘉嘉上来端来了凉凉的果汁。主人听见脚步声,就把手拿出去了。我迅速整理了一下裙子和表情。  饭桌上,我坐在主人和嘉嘉的对面,主人殷勤的给我们夹着食物,细心的区分着女友和女友朋友的分寸。桌下,脚趾却长驱直入,霸道的伸进我两腿之间的幽密处,抠挖着。桌上主人谈笑风生,我被抠挖的快高潮了,嘉嘉一脸星星眼崇拜的快高潮了。  我实在受不了,就谎称撒尿,想要逃离。主人正色道,我带你去客人的洗手间。没等嘉嘉说话,就引着我离席往后门方向走去。离了嘉嘉的视线,直接把我带到了外面花园。  「在这尿。」主人的口气不容置疑,我只好在刚刚和嘉嘉一起走过的小路上,跪爬着,淋了几滴答。我的母狗身份是如此的不容置疑,即使跟着外人以客人的身份到访,还得在外面如厕。  我怕嘉嘉起疑,迅速整理好,跟着主人进来。神色如常。这一场饭局,各怀鬼胎的结束了。  主人把我们送了回去。嘉嘉一路抱怨着,说如何招待不周,还约了下次。本帖最近评分记录